沙丁鱼罐头

博爱粉,墙头党,目前魔兽中,阿尔萨斯脑残粉 新欢X-Men狼队 最爱镭射眼小队长
微博地址:weibo.com/miragebird
存肉站:http://bulaoge.net/?bluebirdsugar
晋江专栏: http://498943.jjwxc.net (放旧货的)

每天都沉浸在如何将社会青年洛哥扒光的妄想中……

#今天也是吹爆洛洛的一天#

他就是这么好这么美这么出色这么诱人从上到下从里到外哪里都没有缺点!

Lof上明明好几个太太都在写ABO发情生子,可到现在为止北洛只生过一次,辟邪繁衍后代怎么能这么磨叽啦(你滚

啊,好想看碑渊海背景的抹布文啊,做到没有不应期的那种……(这个女人已经失去理智)

每次看到他社会脸跟别人装逼不死不休的时候就好想撕烂他的衣服裤子只留下绝对领域的长靴然后吊起来被人干到满身体液合不拢腿的样子………

嘤嘤嘤脑残粉再支持一波

Steam上海外区卖的比国产区贵了接近一倍,所以国产价真的很良心了大家多多支持啊!

新角色上线!

夜刑者:

第14话:黑影1

揉了揉打架的眼皮,叶宸一脸疲倦地掏出钥匙进门,也不开灯,随手把背包往地上一扔,就往浴室走去。

喜欢这段电梯心理活动

夜刑者:

第13话:电梯

叶宸满腹心事地踏进公寓大门,连守门人的招呼声都充耳不闻。这一天折腾下来,整个脑子依旧混混沌沌的。

撸狗子的正确方式 1

游戏里的辟邪原身太可爱了,头毛茸茸的好像大狗狗,特别想撸一把,于是有了这个脑洞。时间线,大概是最终战和大结局之间?

纪念那些游戏里被小怪群殴的时刻(……)



“北洛,你看,我们认识也不止一天了……”岑樱略害羞的双手手指交缠。

眼皮子跳了两下,心里有不妙的感觉。

“这应该……不算轻浮了吧……”

无惧天地的王辟邪竟然有了后退的念头。

身穿红白短裙的少女充满渴望,眼睛闪闪发亮犹过长庚星。

“所以,你能让我抱抱吗?”


装逼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死不休人前显,哪管身后手残泪。

作为一只辟邪,而且是一只王辟邪,北洛对自己一向很有自信。太岁在手,狂气我有,行走天下谁敌手。当然这一点不论在作为人还是辟都没有变过。

然而夜路走多了,即使是辟邪偶尔也要撞个鬼的。北洛当然不怕鬼,但对着眼前这一片广漠无垠的蓝天碧草,浩瀚深海,他却有些担忧被吞噬掉的惶然。身处世界中心的自己,一时刻是那样的渺小无助……

“你之前妖力已经崩溃,虽因残魂治愈了几分,但西陵一战毕竟损耗太过……”云无月的声音依旧平静,却还是无法抚慰他那颗焦躁的心。

“这个我治不了,只能暂时让你好过些。”姬轩辕无奈地摇头,这让他的情绪更低落了。

“我觉得……大家也不用太沮丧嘛,”岑樱永远是积极向上的,“至少北洛的性命无碍,接下来只要安心修养,我想他很快就会恢复的。”

“没错,主人,你就放心在家园里住下吧,每天的食物和药材我会准备好的。”柿饼的小拳头把胸口捶得砰砰响。

北洛刚想摸摸它的头以资鼓励,看了看自己跟对方差不多大的小白爪子,又默默地放了下来。扫了一眼周围的几尊庞然大物,有些感动,又有点想哭。


拯救人间的辟邪王因为妖力尽失变回了原型,还是迷你幼兽版,不仔细分辨的话,倒有几分像出生几个月的小犬。

异变是在一个夜晚发生的。刚解决了西陵事件的大家决定在岑樱的邀请下去鄢陵暂住两天,算是好好道个别。

从今以后就是天各一方了,岁月鸿沟,人妖殊途,今生恐难有再见之日……刘兄写得浑然忘我,激动之处还不忘用袖子抹两把脸。然而紧接而来的意外把大伙准备离去的脚步又聚到了一起。

“前辈,声音是从东厢房传来的。”

“嗯,还有妖力的剧烈波动。不过有他们俩在应该无妨,去看看。”

推开房门,眼前一片烟雾缭绕,朦胧中可以隐约看到云无月的影子。

“北洛,云无月,出了什么事?”岑樱一边咳一边问。

尘雾逐渐散去,两人这才看清了房内的情况。烧了一半的蜡烛,洒了一桌的茶水,以及……地板上零零散散的男人衣服。

“云无月,北洛呢?”岑樱再次问道。

女子缓缓转过身,先是冲她眨了眨眼睛,再无言地低下头。

另外两人顺着她的视线方向看去,只见女子怀中抱着一只毛色雪白的小动物,像是犬类的幼崽。然而四蹄尖锐,头上两只小角随着沉睡的呼吸声一颤一颤的。

“这个是……”少女一脸惊讶。

一向沉稳的姬轩辕也变了颜色:“你的意思是……它是缙云?哦不,北洛?”

云无月轻轻点头:“虽然有些意外,但的确如此。”

这哪里叫有些……根本是出大事了好吗?!上古帝王的脑子飞转,从北洛的性命安危,到西陵尚存的忧患,就在他考虑要不要拼命继续睡下去的时候,一旁呆立的岑樱慢慢往前迈了一步。

少女双目发直,嘴唇微颤,双手如同做梦一般地捧住脸。

“这,这这,哦,天哪……”

“小缨子?”担心这孩子是不是太吃惊以至于失了魂。

“这实在是……太可爱了!!”

北洛变回原型的时候衣服哪去了?

忽然想起一个事儿,游戏里北洛几次变原型再变回来,衣服居然穿在身上好好的,这不科学啊。除非他的衣服跟藏马一样是用妖力变化出来的,不然辟邪和人体大小差这么多,每次变原型不就直接撑爆了?


脑洞一 最后决战

北洛用原身打碎了巫炤的岩浆石板(实在不知道那玩意儿是个啥ORZ),精力耗尽变回人形从空中摔到花海里。

咬牙站起来正打算举剑接下一波攻击,巫炤却忽然停手了。

“缙……缙云?”他的说话声有些颤抖,还有血滴答往下掉的声音。

冷风嗖嗖刮过,北洛低头看看全身光溜溜的自己。

“啊——————云无月!”

与此同时,场外的魇魅看着自己手里的备用衣服,轻轻叹了口气。

“本想跟着一起的,可是他说希望自己一个人解决……罢了,也许这次的敌人比以往都简单,不用原身也能赢吧。”

巫炤:……我不要看来日了。

北洛:????


脑洞二 巫之国传送

“北洛,你冷吗?我把出发前包好的衣服放在这里了。”

“嗯,你到那边的树下等我片刻,不要回头。”

“哦。”


脑洞三 天鹿城大阵

“云无月,我做了个可怕的噩梦,我梦见羽林死了,天魔入侵了。”

“……”

“我和他打得连衣服都没了。”

“……”


脑洞四 那哥哥死的时候恐怕也……

古剑3真的是全方位无差别每个角色都好磕,每个CP都能找到萌点。云洛是雪顶冷泉极淡却清甜,巫炤缙云是火焰,烈酒般的口感灼烧又醉人,不过最有世俗伴侣感的是轩辕和北洛,有欢乐的插科打诨,也有交心的生死之托。“姬轩辕,你随口骗小姑娘也不脸红吗?” “谁有功夫替你看这看那,你若有不甘就努力求个轮回,用自己的眼睛去看这大好河山。” “唉,还是小缨子好啊” 游戏里最有趣的角色互动对话就是他俩了,其次是……北洛和刘兄

为啥都说不敢搞冬梅啊?祖宗也是人也有恋爱需求嘛,太岁陪陵,九井养魂,暗中救人三件事足够磕糖了(冬梅:巫炤吃得,我便吃不得吗)

对于古剑3前世今生设定的一点看法

我是无节操的北洛后宫党,同时吃梦境水仙,云洛云,巫炤北洛,冬梅北洛毫无压力,这么有魅力的男人为什么不能开后宫(你滚~),双向插走起=w=
我不觉得北洛平静接受缙云的一切是不合常理的,在我这缙云和北洛除了肉体不同就是一个人,同一个灵魂而且还拥有前世的全部记忆,干嘛一定要分那么清楚,北洛自己都自称缙云无压力。如果说他前世的印记都被洗干净了只是灵魂转生,类似飞蓬景天这种,那确实是不同的两个人。但以前的事全部都记得,那些事都有亲身经历过的印象,从人的角度来看这不就像是少年时代的自己和老年时代的自己?老年时再看当年的种种爱恨自然是看淡平静了很多,但不能说那些事因为隔的太久就跟你无关吧。在我看来北洛是力量和精神以及感情价值观都进化了的成熟版缙云,对轩辕说出我不会代替你的你想看这大好河山就自己去求个轮回,对巫炤说出我不想再一次杀你以及花海基情碰撞的不都是北洛吗?这俩不存在谁代替谁谁吞噬谁,从头到尾就是一个人,只是经历岁月太久想法和外表有所改变而已。就如同北洛所说的,他是我,但我不是他,代入到普通人身上可以理解为学生时代的我当然是我(的一部分),可我的全部人生不是只有学生那一小段时光吧?简单来说就理解成缙云在轮回之井整了个容失了个忆改了个名好了,然后经历一段新生活后忽然又把以前的事都想起来了。
总之我是觉得要YY的话,除非是只限定上古时代那一段,否则不管是和巫炤也好,冬梅云大佬也好,缙云和北洛是根本不可能分成两个独立的个体看待的,而且也根本不需要纠结。至于北洛有时候会用第三人称的角度去称呼缙云,那不就是对以前的自己自我吐槽么?

记个云大佬性转攻的脑洞,冬梅乱入慎点

辟邪算是妖族兽类,兽类一般都有发情期,王族的发情比普通辟邪剧烈很多,所以王族成年礼的时候都需要族里的长者“引导”缓解。但北洛从小没有天鹿城妖力滋养,成熟过程是不完善的,所以发情期也不稳定(你滚了)……某天在离火殿忽然发作的时候只有云大佬在场,大佬问那你来天鹿城之前这种情况怎么解决的,北洛说在梦境和现实的交织间,他能感觉到有个人在帮他纾解,但因为神智不清醒也不知道那人是谁。云大佬说既然现在没别人就我来吧。
北洛:????
云大佬:魇魅的性别和外形是可以随意变化的你不知道吗?
---------------变化分割线---------------------(胸部平坦英气爆表的云大佬)
北洛:……那啥,说话声音也变一下吧,听起来怪怪的……
“哦,你觉得这个如何?”
“……刘兄的声音太破坏气氛了。”
“这个呢?”
“……我对着羽林的声音硬不起来。”
“现在又如何?”
低沉温柔意外有安抚人心的力量。于是北洛放松下来让云大佬帮他解决了……(咳),过程很满意,因为想长想短想粗想细都可以随时调整啊!(你真的够了!)
过程中北洛觉得这个声音跟以前帮他“解决”时出现的音色特别相似,尤其是半梦半醒的状态下感受更深切了。事后他问云大佬,这个说话声为什么听起来很熟?
“这是姬轩辕的声音啊。”